我家有女初长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家有女初长成


1984年,我们的女儿朱妍出生了。所有的父母在迎来一个小生命以后,几乎都是如此痴迷、陶醉,为什么会有这种幸福感?对人生来说这样的生活价值在哪里?因为生命早期的精彩纷呈对于父母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精神。


当我还沉浸在得到小天使的喜悦中时,就突发奇想:身为中学语文教师,如果连自己的女儿都教不好,还有何面目立足于教坛。


于是,女儿就成了我早教的试验品。从她呀呀学语时起,每晚临睡前我和妻子都给她读《365夜故事》、《365夜神童故事》,后来用录音机放《孙敬修讲故事》、《鞠萍讲故事》,以至于睡觉前不听故事,女儿不睡觉。


女儿三四岁时,我们就给她买看图识字、看图说话、看图讲故事之类的书,在游戏、玩耍中教她认字、说话,教她给我们讲故事。


一次,妻子刚买来一本看图说话,女儿看见了,抢在手中要给我讲,她翻开一页指着图说:“这个小男孩在背月亮。”我一看,大吃一惊,原来图上的小男孩在洗澡,他背上一条拉成弧线的黄色毛巾倒真像一弯金黄的月亮。我大喜过望,激动得抱着女儿说:“我们的女儿有诗人的想象,她将来会成为诗人。”我当时尚未研究儿童教育,并不知道孩子天生就是诗人甚至是哲学家。后来才知道幼儿是天生的万物有灵论者,在他们眼中,万物都是伙伴,都可以与之交谈,包括小动物、昆虫、玩具、物件,甚至包括肚子里咕咕的叫声。他们有时她会创造一些新的词汇,使用非常准确,非常生动的语言,像诗一样的语言,而且很有神奇的想象力,这其实就是原生态的文学。


但这个美丽的错误却使我坚信女儿有诗人的天赋,于是我开始领着女儿读《看图读儿歌》、《鲜花和星星》——世界儿童诗歌比赛国内优秀作品选,并教她背诵《99首背过的古诗》——儿童诗歌集、《小学生古诗选读一百首》等古今童幼诗歌。女儿记忆力很好,跟着我读三四遍就能背诵。她愿意与我一起读儿歌、背古诗,把它当成有趣的游戏跟我们玩,而不认为是负担。


在诵读中无意认识了很多字,女儿上小学一年级就能自己阅读儿童读物了。这时我从《光明日报》读到一篇文章,说陕西有一位山村女教师尝试教一年级学生写作文,并且取得了成功。我深受启发,女儿已经能初步阅读了,我为什么不能教她写作呢?


于是我从教女儿观察做起,先引导她观察人物、动物、景物,再教她观察事件、活动。让她把看到的先说出来,再写下来,回农村老家、游马跑泉公园、参观郭克画展、看社火表演、赏元宵节焰火等,都教她用文字写下来,不会写的字用拼音代替,写完了再读给我们听,我们赞赏她写得好,她就更高兴了,不把写作文看成困难的事。


女儿10岁上了三年级,除了拥有全班最高的语文成绩外,最值得自豪的就是作文经常被老师当范文读给全班同学。有一次老师给同学们读了王尔德的童话《快乐王子》,女儿被感动了,回家后在作文本上写下十几个句子拿给我看,我眼前一亮,激动的说:“这不是诗吗?我女儿能写诗了!”于是就用第一句“假如我是那只小燕子”做标题,寄给《少年文史报》小学版。该报在1995116日第四版“作文副刊”栏发表了,女儿受到了极大的鼓励,更爱读诗写诗了。不久又参加了《少年文史报》举办的“希望工程征文”,获得了优秀奖,奖品是由臧克家题词的《中学生诗选》,我看她读得爱不释手,又给她买来《我心中的爱》——任寰抒情诗选、13岁少年田晓菲的诗集《快乐的小星》等少年诗人的诗集,让她模仿、学习。


1995年从7月份后,每月她都在是《少年文史报》上发表两三首小诗。到小学毕业时,已在《少年文史报》、《语文报》、《中国少年报》、《儿童诗》、《黄河少年》等报刊发表诗歌20首,散文6篇。两次获全国诗文大赛等级奖:19958月诗歌《夏夜》在文化部批准举办的东渡杯“爱我中国”全国少儿诗歌大赛中获小学组三等奖。1996年在国家语委、共青团中央、中央教科所、语文报刊协会联合举办的全国中小学生作文竞赛中,获小学高年级组三等奖。事迹入选《中国青少年年鉴》96卷文学少年档案。被甘肃省教委、团省委授予“世纪之星——甘肃省优秀中小学生”荣誉称号。


女儿上初中后,我从报上看到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少年作家班招生的消息,


招收条件是在市级以上报刊正式发表过文学作品,或荣获过市级以上文学作品征文、竞赛奖的18岁以下在校学生。中国培养作家的最高学府办少年作家班,这是让女儿系统接受文学教育、训练的绝佳机会,我看女儿符合条件,就报了名,经过考核,女儿被鲁迅文学院少年作家班录取为首届学员。


在少年作家班函授学习,有名作家评点习作,女儿如鱼得水,进步较快。19981月,组诗《古都行》在《中国少年作家》杂志发表,同年在作家出版社出版的“中国青少年作家绿荫丛书”诗歌卷《我是善感的小鸟》中入选组诗7首。


1999年经少年作家班选拔,女儿进入高级班学习诗歌,导师为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、著名诗人雷抒雁,《人民文学》副主编、著名诗人韩作荣。由雷抒雁亲笔评点推荐的朱妍诗歌《麦地杂感》组诗,发表在2000年的《中国少年作家》杂志,并收入《中国少年作家模范作文精华》(大作家点评小作家)一书诗歌栏目之首。


1999年初,15岁还在上初三的朱妍被鲁迅文学院少年作家班评为“中国少年作家诗歌十佳”诗人,并由作家班主编、长春出版社出版了十佳诗人合集《我是动荡的一片云》,该书收入朱妍诗歌35首。天水电视台为此做过采访报道。


朱妍上初中时就在《天水日报》雨丝副刊发表诗歌,上高中后,又在《绿风》诗刊发表过作品。2000年在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少年作家班学员诗歌、散文精品集《对面的男孩看过来》中入选散文一篇,入选诗歌两组共10首,还连续四年被作家班评为优秀学员。


2004年女儿上大学中文系后,担任学校文学刊物《原上草》主编,该刊获省内高校十佳期刊。2006年她加入北京大学青年作家班学习后,又在《青年作家》杂志上发表诗歌。2008年朱妍短篇小说《仰首望飞鸿》入选《2008中国年度少年作家作品》(漓江出版社)。20083月,朱妍传略和小说《仰首望飞鸿》被收入《当代中国青年作家大辞典》,该辞典由中国国际汉语作家出版集团有限公司20084月出版。


大学毕业后,女儿凭着较深厚的文化、文学功底先后在杭州《中国动漫》杂志社、北京《中华新闻报》社工作过。2009年底至今在武汉《中国诗歌》杂志社做编辑,期间先后在《中国诗歌》、《诗歌月刊》、《天下诗歌》、《大西北诗刊》、《中国风诗刊》、《蓼城诗刊》、等各类报刊发表诗歌50多首。并有诗作入选《2010爱情诗歌年选》、《2010中国诗歌民刊年选》。


在《中国诗歌》编辑部,女儿除负责编辑几个固定的栏目外,还主持选编过《2010年民刊诗选•中国诗歌》(2010年第9卷)、《90后诗选•中国诗歌》(2011年第1卷)、《2011年民刊诗选•中国诗歌》(2011年第12卷),主持编辑部的故事“故缘夜话”专栏,还应邀为甘肃90后诗人写过推荐语。


女儿从学诗、写诗,到做诗歌编辑主持大学生诗群,再到能发现、推荐90后诗人,这二十几年在我看来彷佛一转眼间。看着女儿长大成人,事业也初步有成,我才发现我们已经老了。


回顾女儿的成长经历,作为语文教师,作为父亲,我想为身边的语老师和父母说几句有关诗教的话。孔子说:“不学诗无以言。”中华民族有悠久的诗教传统,但现在我们的中小学语文教育早远离了诗意,其实一个小孩从呱呱坠地起,就与诗歌天生有缘。试想,有哪一个孩子不是在儿歌中甜蜜地入睡,在儿歌中快乐地嬉戏呢?稍大一些的孩子,便喜欢诵读诗歌,他们能从诵读中体会儿童诗的情感、意蕴、趣味和韵律的妙处。进入小学中高年级和初中,诗歌朗诵应该成为孩子们的一门必修课。诗中凝练的语言、细腻的感情、明亮的节奏、和谐的韵律都可在声音塑造的形象中展现,儿童诗歌这种艺术形式,是陪伴孩子成长的最知心的伴侣,是心灵的雨露和精神的家园。所以,我要说,从幼年到童年再到少年的生命成长中,如果没有儿童诗歌陪伴,则是乏味的、寂寞的、枯萎的;如果有了诗歌陪伴,则是美妙的、多彩的、滋润的。


   另外,一个孩子如果对诗有浓厚的兴趣,那么,他的文学欣赏能力就会大大增强,自然也能欣赏和感受其他纯文学作品中的诗意。这是“因为一切纯文学都要有诗的特质”(朱光潜:《谈谈诗与趣味的培养》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