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琵琶行》教学设计

《琵琶行》教学设计


教材分析


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是唐诗中描写音乐的绝唱,也是表现迁谪之恨的名篇,教学时要遵循古代诗歌鉴赏的规律,注重诵读,背诵,引导学生体味诗人的情感,感知诗歌的音乐形象。白诗语言通俗、平易,序和正文字句障碍不大,课文有详细注解,学生能自学,如有疑难,教学中可略作点拨,不必像散文那样逐字逐句逐段讲解,弄得诗味索然。鉴赏宜整体把握,重点抓住音乐形象和情感,略去其余枝节,并拓展到李贺《李凭箜篌引》和韩愈《听颖师弹琴》,将三首描写音乐的诗作比较鉴赏,以增加阅读的积累,提高课堂教学效率。


教学目的


1.  欣赏诗人以精妙的语言文字再现音乐形象的艺术手法。


2.  学习比较鉴赏诗歌的方法。


    3.体会作者对琵琶女身世的无限同情和共鸣。


4.指导学生顺畅地诵读全诗并背诵。


教学重点


感受诗歌真情,鉴赏音乐描写。


教具准备


《琵琶行》朗诵录音


用投影片展示李贺《李凭箜篌引》和韩愈《听颖师弹琴》原诗及分析鉴赏小结,节约时间。


    教学过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课时


     一、激趣导入


谁能说说下面两首诗中有那些与音乐有关的故事?(屏幕)


听筝


  李端


鸣筝金粟柱,


素手玉房前。


欲得周郎顾,


时时误拂弦。


读《琵琶行》有感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一位语文老师


人生难得一知己,千古知音最难觅。


伯牙操琴遇子期,高山流水韵依依。


乐天浔阳闻琵琶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

寄语天涯沦落人,莫愁前路无知己。

(一)、“曲有误,周郎顾”的故事。三国时吴国的都督周瑜,字公瑾,当时吴中人们都习惯地称他为周郎。他不但足智多谋,善于作战,而且精于音律,有很高的音乐欣赏能力。周瑜听人演奏的时候,即使多喝了几杯酒,有些醉意了,如果演奏稍有一点儿错误,也一定瞒不过他的耳朵。每当发现错误,他就要向演奏者望一眼,意思是说:喂,你错了。因此有两句歌谣道:曲有误,周郎顾。

唐代诗人李端的《听筝》诗,就是用的这个典故。诗的一二句写弹筝的女子纤手拨筝,正处于弹奏状态。按此写法,接下去似乎应该描写女了的弹奏技艺,或者表现秦筝极富感染力的音乐形象,但出人意料的是,三、四句并不沿袭通常的写法,而是描写女子为了引起知音者的注意,故意错拨筝弦。于是充满戏剧性的场景出现了:那不谐和的旋律,突然惊动了沉醉在音乐境界中的周郎,他下意识地眉头一皱,朝她一看,只见她非但没有丝毫误拂的遗憾和歉意,两眼反而闪烁出得意的眼神—— 啊,原来是误非真误……欲得周郎顾,时时误拂弦。它不仅说明弹者是高手,听者是知音,而且传神地表现出弹筝女子的聪慧和痴情。


(二)、“高山流水”遇知音的故事。春秋时期楚国有一个叫伯牙的人擅长弹琴、作曲,他在汉阳江口弹琴时碰到子期在岸边细细倾听,并赞叹不绝。伯牙十分惊叹,这样一位樵夫打扮的人,怎么会欣赏我的琴声呢?他请子期上船,并问他:你喜欢听我弹琴,我现在弹一曲,请你说出曲子内容。说罢,伯牙弹了起来。子期听后说:妙极了!你弹出来的琴声像巍峨的高山一样,像流动的江水一样。伯牙惊叹不已。从此,他们成了知心朋友,后人因此用“高山流水”来称呼知音。


(三)、白乐天闻琵琶青衫泪湿。一千多年前,一个文人骚客,一个天涯歌女,因为音乐,让他们演绎了一曲千古不衰的知音绝唱,在这个不朽的夜晚,浔阳江的悠悠江水,瑟瑟秋风,清冷的月光,飘飞的荻花,永远记住了这个美丽而忧伤的故事。 记述这个故事的就是我们今天准备学习的课文《琵琶行》。


请听听配乐朗诵《琵琶行》 


二、指导朗读  


1.注意读音  


看注解中注音,或查工具书,读准字音。


2.自由散读


20分钟左右,当堂背诵第二段。


三、疏通小序,看注解,查工具书,和同学交流,不懂的提出来,师生共同解决。  


四、整体把握


1.《琵琶行》是一首叙事诗,叙了什么事?


明确:叙诗人谪居江州,月夜送客江边,巧遇琵琶女之事。被贬浔阳的白居易在落魄失意之时偶遇了一位知己,他被一位流落此地的琵琶女精湛技艺所折服,共同的遭遇使得两人在琴声中相互理解,产生了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的感叹,著名的《琵琶行》由此写成。


2.音乐是沟通诗人与琵琶女情感的桥梁,全诗写音乐写了几个回合?


三个回合:


一闻琵琶(第一节)邀相见,


再闻琵琶(第二节)诉沦落,


三闻琵琶(第五节)青衫湿。


全篇写音乐写了三个回合:一闻乐,闻声不见人,情相触;再闻乐,见人再闻声,情相通;三闻乐,知人重闻声,情相融。琵琶声中塑造出诗人自身横遭贬谪、抑郁寡欢的形象,琵琶女漂流沦落、凄苦哀怨的形象;青衫泪中表现出诗人与琵琶女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的平等心情。


毛泽东《读注释唐诗三百首》批语


“江州司马,青衫泪湿,同在天涯。作者与琵琶演奏者有平等心情。白诗高处在此,不在他处。”


板书设计


  (并序)


琵琶女          白居易


京倡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京官


商妇——音乐(知音)——谪官


同是天涯沦落人


相逢何必曾相识


第二课时


一、背诵第二节,鉴赏音乐描写:    


调弦校音,情随声出(序曲)


演奏名曲,倾诉悲情(总写)


珠落玉盘,急切愉悦(第一乐段)


幽咽凝绝,幽愁暗恨(第二乐段)


铁骑突出,激越雄壮(第三乐段)


曲终收拨,戛然而止(曲终)


   二、师生共同分析、欣赏:作者用了哪些手法来描摹音乐?这些手法有何好处?   


1、比喻(找出比喻句并分析各比喻句描摹出了音乐的什么特点?并分析比喻描写的好处。)   


[奥地利]汉斯立克《论音乐的美》:对音乐作品的一切富有幻想力的描写、性格刻画和解释性的说明,都是比喻性的。  


大弦嘈嘈如急雨(粗重急促)


小弦切切如私语(亲切细柔) (轻柔尖细、委婉缠绵)


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。(错落有致、清脆圆润)


间关莺语花底滑(婉转优美)(悠扬婉转、悦耳动听)


幽咽泉流冰下难(低沉凝涩)


银瓶乍破水浆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。(激越雄壮、高亢激昂)


曲终收拨当心画,四弦一声如裂帛。(凄厉)


--比喻的好处:把抽象无形的音乐变成形象可感的实体,并能区别音调音色的变化,有了画面感。


 2、正面描摹与侧面烘托   


①正面描摹:   


转轴拨弦三两声,未成曲调先有情。 ……


曲终收拨当心画,四弦一声如裂帛。


②侧面烘托:   


东船西舫悄无言,惟见江心秋月白。


忽闻水上琵琶声,主人忘归客不发。


凄凄不似向前声,满座重闻皆掩泣。


座中泣下谁最多,江州司马青衫湿。


--写听众的反映,突出了琵琶曲感人的艺术效果。   


3、曲中带情:  


以听者的感受衬托音乐的声情并茂。琵琶曲如此感人,除了琵琶女弹奏之技艺高超之外,是否还有其他原因?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感情。琵琶女是带着感情了弹奏的,而诗人也是带着感情来听、来描摹的。(找出有关感情的诗句):  


琵琶女以情演曲    未成曲调先有情  似诉平生不得志 


说尽心中无限事  


诗人以情绘声      别有幽愁暗恨生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   


问:从中我们分明可以感受到琵琶女在演奏中融入了自己的身世之感。而诗人也从乐曲中听出了其中的感情。诗人为何能听出?   


a、诗人是音乐大家。   


b、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!相似的身世遭遇使然。   


所以,带着感情去描摹音乐也是本诗描摹音乐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   


4、小结: 描写特色:  


A、大量运用比喻,化抽象无形为形象可感;   


B、正面描摹与侧面烘托结合;          


C、带着感情去描摹音乐。  


三、按照总结的描写音乐的方法,欣赏另外两首描写音乐音乐的唐诗。先看《李凭箜篌引》(屏幕原诗)


1.那位同学愿意朗读这首诗?


2.大家怎样欣赏这首诗?


刚才我们说了那么多描写音乐的方法,现在我们就能鉴赏一下这首描写音乐的诗。


先声夺人——响遏行云,湘娥啼、素女怨


正面音乐——昆山玉碎、凤凰相鸣


侧面烘托(音乐效果):


芙蓉泣、香兰笑


冷气森森、感动紫皇


石破天惊、秋雨绵绵


神妪求教、鱼跳蛟舞


吴刚不眠、玉兔露湿


 ——比喻奇特,夸张大胆,想象神奇,整首诗都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色彩。后八句从“十二门前融冷光”一直到“露脚斜飞湿寒兔”,都是由李凭弹奏的箜篌声联想到奇特的音乐效果,从不同的侧面来写音乐的感天动地。


我们再看韩愈的《听颖师弹琴》(屏幕原诗)


1.请大家听老师朗读。


2.请大家思考这首诗如何写琴声的。


    正面描写:


儿女私语——轻柔细碎、深情


勇士赴敌——高昂、激越


浮云柳絮——舒缓、悠扬


凤出群鸟——音响超群


悬崖跻攀——由低到高


失落千丈——声调低伏


侧面感受:


坐立不安,冰炭置肠


涕泪沾衣,推手遽止


开门见山,以正面描写音乐为主,一系列新颖贴切的比喻,传神的描绘出音乐形象。有的以声喻声,更多的是以形喻声,甚至有以人的仪态气度喻声的。


四、比较三首诗的音乐描写


1.表现手法


 白诗:正面为主、完整过程、高低抑扬变化


 韩诗:正侧结合、复杂多变


 李诗:侧面为主、渲染效果


 2.修辞手法


 白诗:以声喻声


 韩诗:特殊比喻(听声类形)


李诗:夸张、使用神话


3. 艺术风格


 白诗:移人    平易、现实主义


韩诗:惊天    奇崛、想象奇特、比喻神奇


李诗:泣鬼    想象丰富,夸张大胆,怪诞幽僻


古人说,在古代描写音乐的作品当中,韩愈的《听颖师弹琴》能惊天,李贺的《李凭箜篌引》可以泣鬼,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可以移人。韩愈和李贺都用大胆的夸张、神奇的想象来形容音乐,但韩诗不怪癖,李诗怪诞、幽僻,境界清冷,白诗则用生活中常见的形象来比喻,如实反映出音乐的美妙。所以韩诗“惊天”,李诗“泣鬼”,白诗“移人”。


另外,白居易既写乐声和弹奏技艺,又写音乐旋律中所包孕的人生阅历、情感,而且将这三者融会在一起,构成整个演奏过程声情变化的完美表现,这在以前的文学作品中是罕见的,其思想性显然高出后二首纯写音乐的诗,而且比起韩愈的《听颖师弹琴》、李贺的《李凭箜篌引》来,也以其描写的细腻、真切、自然流畅和情感的潜流暗转、突放突收而独具特色。


作业:


1.课后自己比较《琵琶行》与《夜闻歌者》在思想内容和艺术手法上的异同,写一段比较鉴赏的文字。


2.背诵《李凭箜篌引》,熟读《听颖师弹琴》。


(选自专著《新课标下回归传统的语文教育》)


 


 


 

《《琵琶行》教学设计》有1个想法

  1. 正规国家级、省级期刊杂志
    【三号齐全】 CN ISSN 邮发代号
    中国知网 中国期刊网 龙源期刊网
    维普网 万方数据库
   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备案杂志
    QQ:366861001 电话:13041136186
    投稿邮箱:chengyaodong2008@126.com
    【责任编辑】程耀东
    (版面紧张、有稿速投!没时间可代写)

发表评论